嘉賓名單
  王金才 廣州公積金管理中心貸款審批部部長
  楊雪芳 廣州公積金管理中心歸集部副部長
  謝小夏 廣州市政協委員、廣州市女企業家協會副會長
  曾德雄 廣州市人大代表
  彭 澎 廣州市社科院高級研究員
  林 江 中山大學嶺南學院財政稅務系主任
  黃 韜 中原地產項目部總經理
  鄢紅勝 廣州競宇金融服務有限公司董事長
  上周六,南方都市報舉辦的第九期“坐下來,談一談”論壇,聚焦即將出台的廣州住房公積金新政。400萬戶市民的住房公積金誰來做主?公積金新政出台如何兼顧公平與效率?
  8月1日,恰逢廣州“每月限貸10億”政策實施的首日,在輿論漩渦下,廣州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的相關負責人依舊參加了論壇。
  面對輿情焦點,上周六當天,廣州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負責人、人大代表、政協委員、專家學者,以及200多名市民在廣州城市中心地標建築——— 珠江新城廣州圖書館進行了近兩個半小時的熱烈討論。
  無論是即將出台的新政提出了“限制二次貸公積金”,還是半月前發佈的“每月限貸10億”,無不昭示著“限時代”的到來。
  公積金的額度是有限的,但“限”只是治標,治本的藥方是什麼?
  前來參加論壇的嘉賓不乏真知灼見:公積金管委會決策應該更透明;公積金的用途應該降低門檻,讓廣大市民在遇到大困難時可以使用;公積金制度應該考慮可退出的機制;公積金應建立全國聯動,讓“睡大覺”的閑置資金可以全國騰挪……
  “一個政策如果不能讓大多數人受惠,就應該有改進的地方。”我們願意用廣州市政協委員謝小夏的這句話,作為舉辦本期論壇的註腳。
  從8月起至今年年底,廣州開始限額發放公積金貸款,每月發貸額度不超過10億元。有多家按揭公司傳出,8月1日凌晨,本月的10億元額度在數小時內就搶光。
  工行2分鐘爆額
  “一大早的,額度就用光了。這節奏完爆雙‘十一’秒殺。”多家按揭公司稱,8月1日凌晨時分,“農行兩小時就已經爆額,工行更是2分鐘爆額”。廣州競宇金融服務有限公司董事長鄢紅勝透露,與該公司有合作公積金貸款的部分銀行,都表示8月額度已用完。
  早在7月22日,通過銀行發放的7月份公積金貸款額度就已經用完,從那時起,廣州一些銀行暫停受理公積金貸款申請,部分銀行雖然受理了申請,但也都積壓著等待公積金中心給予額度再審批。
  8月1日凌晨,大多銀行公積金經辦人員都漏夜加班,受理審批8月的公積金貸款。“1號凌晨就在電腦上把8月的公積金貸款額度給批完了”。
  鄢紅勝表示,銀行漏夜審批的公積金貸款申請,都是早期受理的且排名較靠前的案子,“估計排名靠後的案件都還沒有審批”。他表示,接下來想申請公積金貸款的買家,還得繼續排隊等待審批,目前有的銀行可能還會繼續收受買家的公積金貸款申請,但未必會馬上審批,或者遞交公積金中心,“建議如果急需儘快放款的買家或者業主,還是辦理商業貸款好些”。
  大源按揭總經理鄭大源擔心,如果排隊兩三個月都無法獲得貸款的話,屆時可能會有一部分買家鬧事。“我預計可能到了10月份,公積金中心或會追加額度,以滿足貸款需求”。
  有開發商開始拒絕公積金貸款
  7月25日,市民汪先生到某樓盤看盤,中介透露,由於公積金貸款很難,該開發商將於7月29日開始,拒絕接受公積金貸款。
  汪先生趕緊簽約,成為該樓盤最後一批可以用公積金貸款買家。“中介說,最近公積金貸款很難,但現在簽了應該問題也不大,萬一申請不到,可能要轉商業貸款。”如果要轉成商業貸款,將會增加一筆利息,汪先生還沒考慮到這個問題,也沒有留意到,合同里是否註明瞭相關條文。
  公積金中心:1日已暫停接受新申請
  南都記者從部分銀行網點獲悉,截至上周五下班前,仍正常接受公積金貸款申請。
  有商業銀行表示,按照目前申請的程序,銀行並不能及時掌握公積金額度是否已滿。在程序上,銀行將有關申請公積金貸款的材料遞交至公積金中心,公積金中心負責公積金貸款部分的審批及發放,因此銀行方面並不掌握及參與公積金的分配過程。
  廣州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相關人士表示,根據每月控制的總額度和各承辦銀行的業務量,向銀行分配額度。另一位有關負責人介紹,本月額度分兩部分安排,優先安排此前已申請、本月完成審批的,“這部分現在還有額度,但對於新的申請,就暫時不接受了。”
  限額發貸,誰受的影響最大?
  “商業貸款和公積金貸款的關係,一直都在波動。”中原地產項目部總經理黃韜認為,五六年前,公積金出台政策,鼓勵大家用公積金貸款,當時開發商不願意接受公積金貸款,但是從利率上來看,客戶覺得公積金貸款更好。
  黃韜表示,商業貸款今年以來都很困難,一手房要等三至六個月,主要是無款可貸,要排隊,去年甚至有一個客戶等了一年,都沒有拿到商業貸款。今年初,公積金貸款要比商業貸款容易,但現在開始需要輪候,如果每個月的第一天搶不到額度,那就得等到下一個月。
  在商業貸款和公積金貸款都收緊的情況下,黃韜認為,除了會影響一些購房者的決定,還會在交易過程中給買賣雙方帶來一些問題。
  為何瘋搶?今年的額度緊張
  公積金貸款為何會收緊?廣州公積金管理中心貸款部部長王金才解釋,今年5月,管委會才確定了今年廣州公積金貸款發放規模為170億元。
  廣州公積金管理中心貸款審批部部長王金才說,截至今年5月份,就已經發放了100多億,只剩下70億。而且六七月份還沒有進行限制,在系統裡面又錄入了20多億,這部分已經進入了審批狀態,等待放款。今年剩下的幾個月都按每月10億放款。
  中山大學嶺南學院財政稅務系主任林江說,廣州市今年的公積金貸款額度很緊張,如果不進行控制,新的申請者可能就無錢可貸,從這個角度來說,廣州出台“最嚴”公積金貸款政策有一定的合理性。
  對於廣州今年公積金貸款政策收緊,林江認為,如果全國的公積金能進行統一管理,則既能發揮資金的最大效用,又能滿足公平。據統計,截至2014年3月份,全國住房公積金繳存餘額已高達3.2萬億元。“可能在廣州有很多人搶著去用公積金貸款,但在很多省沒有人用這筆錢。這樣就造成這部分資金的效率很低。”
  廣州市社科院高級研究員彭澎認為,在商業貸款收緊的情況下,公積金貸款收緊是合理的。“因為整個商業貸款收緊了,公積金貸款不收緊就會成為漏洞。公積金貸款必須要跟商業貸款有一定的拉齊。”其建議,在公積金貸款額度緊張的情況下,同等條件下,應該考慮對首次申請公積金貸款的市民予以優先。”
  爭議
  10%的人用了80%的公積金貸款
  公積金涉嫌“劫貧濟富”?
  上周,廣州市常務副市長陳如桂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,廣州從1992年開始實行公積金制度以來,全市繳存戶數到現在是400萬戶左右,全市有37萬戶拿到了公積金貸款,只占400萬戶的10%不到。而這10%的人用了逾80%的公積金貸款。論壇列舉這組數據之後,廣州市政協委員謝小夏就指出,不到10%的人用了大部分的錢,“公積金有一個嫌疑,它成為了劫貧濟富的工具。”
  A
  公積金是公平的,房價才是不公的根源?
  中原地產項目部總經理黃韜並不認同公積金“劫貧濟富”的說法。他認為,“公積金貸款的門檻高,不關公積金中心的事,根源是房價。”
  他指出,不管是高收入群體,還是低收入的“打工仔”,只要繳存了公積金,滿足相關條件即可提取,所以,公積金制度本身是公平的。中低收入人群不使用公積金,其真正的“門檻”是房價。“房價比較高,窮人、打工仔沒有能力買,才沒有機會去提取公積金。”
  黃韜同時還認為,使用公積金貸款的人群,也未必就是高收入群體。其以自己舉例,作為年薪過百萬的收入較高的群體,他在今年購買第二套住房時,才第一次提取公積金,但仍然沒有使用公積金貸款。“這次,我只是拿回自己的錢,也沒有劫貧。”
  作為業界代表,廣州競宇金融服務有限公司董事長鄢紅勝也認為,相比公積金貸款的條件,真正的門檻是房價。他表示,目前公積金貸款主要有六個條件,包括繳存金額、房屋結構、貸款額度、申請者的年齡等要求,還包括正在使用公積金的不能貸款。“這些要求對任何人都是公平的,只是目前繳存的比例,不能滿足貸款消費的需求。”
  曾經使用過公積金貸款的10%的人,究竟是什麼人?
  廣州公積金管理中心貸款部部長王金才表示,目前暫未有數據顯示他們的身份,但申請公積金貸款是有條件的,繳存了公積金的人,如果能夠滿足貸款條件,任何人都可以申請,並不是只有目前這10%的人可以使用公積金貸款。
  B
  不能讓不買房的人為買房的人服務?
  此外,黃韜指出,並非所有人都繳存公積金,也並非每個人都有機會使用。“有的人可能累計起來才交了幾萬公積金,但一貸款就貸了幾十萬。這是一個數字游戲。”
  要討論公積金制度是否公平,中山大學嶺南學院財政稅務系主任林江認為,從公積金制度設立的初衷來看,“劫貧濟富”的看法不一定對。
  他認為,上世紀90年代,全國進行住房改革,從原來的福利分房,過渡到住房公積金制度,目的是幫助普通職工購房。公積金制度設立的初衷,相當於建立互助互利的基金。“如果公積金制度能按預期運作下去,應該不會出現大問題。”
  然而,廣州市政協委員謝小夏並不認同這個觀點。她認為,公積金既有互助性,也有強制性,既然強制繳納,就應該像社保金一樣為所有人服務,不能讓不買房子的人為買房的人服務。“為了公平,一個政策如果不能讓大多數人受惠,就應該有改進的地方。”
  現場
  公積金新政的出台:
  廣州是首個征求公眾意見的城市
  觀眾提問環節一開始,現場舉手踴躍,前排左側一位穿白T恤的年輕女孩第一個提問:“公積金新政研究了這麼久,為何還不出台?”
  廣州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貸款審批部部長王金才回應,管委會統籌這個事情,有關委員也很認真,公積金中心已經兩次廣泛征求公眾意見。全國公積金中心出台政策之前,都沒有這樣做,廣州是第一個征求公眾意見的城市。
  “有2次公眾意見的徵集,也有其他原因,”說到這裡,廣州市社科院高級研究員彭澎補充說,“就一句話回答:沒時間開會!”頓時逗得觀眾發笑。
  在論壇上,市民提問踴躍。“名下有房產就不能用公積金租房,但我兒子的房產只有19平方米這麼小啊。”梁叔的兒子最近遇到了住房難題。家裡小寶寶快要出生了,兒子想另租一間大房改善住房環境,但公積金卻提取無門。
  在論壇上,為此發愁的梁叔事先給主持人塞小紙條,希望幫忙向公積金中心的代表反映政策的不合理。
  他們家原打算用公積金租房減輕租金壓力,但梁叔到公積金中心窗口咨詢後,得到的答覆令人失望。公積金中心稱,他兒子名下有房產,按文件規定,另外租房時就不能使用公積金。在前天的論壇上,廣州公積金管理中心歸集部副部長楊雪芳也給出了同樣答案。
  楊雪芳指出,租房自住申請提取住房公積金的,要求租房者在廣州市行政區域內無自有產權住房,且所租房屋在本市行政區域內。
  “房子實在住不下才要換,買不起的老百姓就只好租了。政策是不是有它不合理的地方呢?”梁叔認為,有房產者也可能需要改善性租房,政府對於租房提取公積金不應該“一刀切”,可以劃定一個面積標準,如果自有房產面積低於這標準,租房者就可以申請提取公積金用作租房。
  楊雪芳回應,目前相關部門只能嚴格按照文件規定執行,但她也表態,會將梁叔的意見記錄在案。
  在論壇現場,陳先生說,南方都市報籌辦的“坐下來,談一談”系列論壇非常好,給我們這些普通老百姓一個很好的機會去接觸決策者和政策制定者,希望以後能有更多類似的活動。
  張女士則說,我從論壇中獲益良多,更深入地瞭解公積金的運行,希望以後有這樣的論壇都能提前通過微信平臺發佈,我一定會積極響應。
  花絮
  “公積金的決策機構是誰選出來的?
  怎麼表決?這需要討論”
  彭澎觀點犀利,觀眾鼓掌“點贊”
  論壇當日,獲得最多掌聲的是廣州市社科院高級研究員彭澎,“公積金的初衷是什麼?是為了給買不起房子的人貸款,而不是為了服務買幾套房子的人”,這樣的句子民望最高,掌聲最熱烈,一度讓他暫停發言。
  前日下午,200多名市民集聚在廣州圖書館負一層報告廳,參與了南都第九期“坐下來,談一談”論壇,就“我的公積金誰做主”的話題跟官員、學者、嘉賓展開互動交流。
  彭澎坦言,他瞭解到,有央企在發工資時借公積金來“逃稅”。“他們發工資一發發太多,扣稅也扣得多,所以把部分錢轉到公積金上,待半年之後再提取出來。”
  “二次貸款的人肯定是像黃總這樣收入過百萬的金領啊。”說到興起,彭澎調侃了一下在場嘉賓———中原地產項目部總經理黃韜。臺下觀眾一陣笑聲,隨即掌聲回應。
  黃韜聽了坐不住了,馬上拿起麥解釋,表示公司的公積金繳存都是按照國家規定執行的,他的做法屬於“合理避稅”。
  “可能我剛纔說錯了,這是合理避稅,但本質上還是逃稅。”彭澎猛然點頭承認用詞不當,但話鋒一轉,又惹得臺下觀眾大笑。
  彭澎還表示,現行廣州公積金管理廣大民眾應該有一定的話語權,他還特意指出公積金管理必須公開透明,讓廣大市民和專家學者參與重大方向性的決策。“30人的決策機構,是誰選出來的?怎麼表決?這需要我們討論。”彭澎話音剛落,臺下又響起了掌聲。
  論壇共識
  ●公積金的主人是廣大職工,涉及公積金政策的重要調整應該廣納民意,讓繳納公積金的廣大職工可以參與決策過程,是否可適當引入公積金公咨委?
  ●公積金實施的初衷是讓買不起房子的人買房子,新政出台應該切實考慮這個初衷,適當放寬公積金的使用範圍。
  ●公積金管委會30人的決策小組應該拓寬成員構成,讓決策更公開、更合理,會議應該制度化。
  ●如果要限額發貸,建議優先給第一次使用公積金貸款的職工放款。
  統籌:南都記者 張艷芬
  論壇團隊:南都記者 裘萍 梅雪卿 李春花 夏嘉雯 羅苑尹 蘭陵張庭葵 陳易濤 劉竹溪 袁建彰 李欣 邱永芬
  採寫:南都記者 羅苑尹 李春花 夏嘉雯 邱永芬 譚希瑩 劉倩 張艷芬
  實習生:張雨 張琦 徐金露 謝玉潔 何曉天 尚旭旭 何曉天 譚麗芳 李雪 方慕冰 陳子明 邢惠雅謝玉潔 劉灝 藍娟 王鳳妍
  攝影:南都記者 高貴彬  (原標題:我的公積金誰做主)
創作者介紹

雙人寢具

gj23gjosp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