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月5日,在漣源市人民醫院心血管科,梁煥拿出他的醫療機構許可證看了又看,捨不得放下。
  紅網婁底站1月7日訊(分站記者 李革革 劉建安 吳名為)25年來,他救治了無數患病的人。但這一次,他卻救不了自己。婁底漣源藍田辦事處的鄉村醫生梁煥,在鄉下治病救人默默奉獻了20多年,是大家稱道的“熱心腸”。
  天有不測風雲,2013年2月,正在診所為病人看病的梁煥突然身感不適,到醫院檢查等到的卻是意外的結果,醫院確診為重度風濕性心臟病。這種病非常棘手。治療一年多以來,梁煥不僅將家中所有積蓄花了個一干二凈,又向親朋借了10萬元,然而40多萬元治療費花了出去,梁煥的病情仍未能緩解,如今全家卻陷入了家徒四壁的絕境。
  “作為一名醫生,對於死亡我並不懼怕,但每天都要這樣生活著,我太痛苦了,我只有一個心愿就是我死後將我的遺體捐獻出來做醫學研究。”1月5日,躺在漣源市人民醫院心血管科病床上的梁煥告訴記者,這幾個月下來,他就瘦了近40斤。現在不能下床走路,有時呼吸都很吃力。
  
  曾經的梁煥是一個充滿學術和理想情懷的醫生
  
  身患重病的梁煥帶在身邊唯一最值錢的就是這本執業醫師資格證書
  曾經心腸熱幫人不留名
  梁煥是婁底漣源藍田辦事處雙江街人,兄妹4人他排行老三。1989年,他從婁底市衛生學校畢業後回到老家擔任一名普通的鄉村醫生。聰明、愛學習,擅長中醫針灸,加上為人和睦,隨喊隨到,梁煥很快成了遠近聞名的醫生。
  25年的行醫生涯,梁煥為村民針灸從不收錢,也從未收過出診費;碰到特困家庭和嬰兒,他連藥費都是自己墊付。有一年,一家三口人從湖北來到湖南求醫,在長沙的大醫院花光治病的錢尋醫無果後,聽說梁煥的中醫針灸不錯,特地趕到漣源看病。“當時,他們一家人的吃住都在我外婆家,經過半個月的治療,患者病情就好轉了。”後來,梁煥不僅不要這家人的醫療費,自己還墊錢買車票送他們回了湖北。還有一次,梁煥從新疆探親回來,火車在陝西地段時,列車員廣播一乘客需要醫生進行急救,梁煥果斷地起身走到犯病乘客的車廂,他發現一個10歲左右的女孩躺在座位上一動不動,臉頰發青,幾乎沒有了呼吸,生命非常危險。梁煥趕緊叫女孩父親開窗通風,然後用隨身攜帶的銀針扎了3針,女孩突然哇的叫了一聲媽醒了過來,看到女孩醒了過來,她的父母感激涕零,身為軍官的父親連忙要重金酬謝。“你們解放軍保家衛國為祖國做了那麼大的貢獻,我做這點事沒有什麼的。”梁煥婉謝。
  
  1月5日下午14時許,梁煥在病床上簽署了《志願捐獻遺體登記表》,將自己的遺體捐獻給自己的母校——婁底市衛生學校用於科研教學。
  
  1月5日下午14時許,梁煥簽署了將自己的眼角膜捐獻給愛爾眼科·婁底眼科醫院志願書。
  我是醫生,我的遺體給母校做醫學研究
  面對死亡的陰影,梁煥沒有恐懼,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把自己的器官捐獻出去。“聽到他要捐遺體的消息,我家弟媳和侄女好幾天沒吃飯,沒日沒夜的哭。”梁煥的二姐梁潔告訴記者,當時家裡所有人勸他不能這麼做。“我心痛啊!你幫我簽!就算我死,器官要是捐到別人身上,是一樣地活著。“儘管家裡的人極力反對,但梁煥毫不動搖,家裡人看著躺在病床上的梁煥又心疼。經過一番艱難的思想鬥爭,1月5日,家人最終同意了梁煥的選擇。
  “我是從衛校畢業的,更加懂得生命價值的意義,我死後將遺體器官捐獻出來,通過醫學研究,可以讓生命得到延續,救治更多的人,這也是我人生中最後奉獻給社會的一點微薄之力!”離別時,梁煥告訴記者,他此生最大的一個心結就是真心希望家人同意他的做法,幫助他完成心愿。
  他的生命真的進入倒計時了嗎?難道就只能等著梁煥捐獻遺體了嗎?據梁煥的主治醫生介紹,梁煥的病情非常嚴重,患風濕性心臟病,由於心臟擴大,心功能Ⅲ級,已經不適合手術治療,隨時都可能心臟衰竭死亡,但是如果心臟通過治療能夠稍微回縮,通過心臟移植搭橋手術或許還有一線生機,只是現在病人一心只想捐遺體想著身後事,不利於治療。
  能否留住梁煥的生命,記者瞭解到北京某醫院曾成功治愈過類似病例,但是需要費用近20萬元。記者藉此呼籲對此病例有更好的醫療方法的醫院和專家伸出援手,也請社會愛心人士奉獻愛心。聯繫電話(愛心熱線):0738-8383110  (原標題:婁底鄉村醫生病重後心冷:治不好自己求捐遺體)
創作者介紹

雙人寢具

gj23gjosp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